金融知识


用好PPP须尊重市场决定性作用_国内财经_财经频道_全景网

 

 

  财政部副部长、财政部PPP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史耀斌日前在出席财政部和北京大学联合主办的“引领新常态,创新PPP发展理论与实践高层对话暨北京大学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研究中心成立大会”时表示,不能把PPP变相作为政府一种新的融资手段,要切实解决PPP泛化异化问题。

  史耀斌指出,当前PPP市场建设工作的重点是规范发展、防控风险、促进可持续发展。一是要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准确理解PPP改革科学内涵,不能把PPP变相作为政府一种新的融资手段,要把经济发展转型升级、提质增效、防控风险放在首位。二是加大对违法违规项目的处理和曝光力度,维护市场秩序,营造良好市场环境,稳定社会投资预期。三是要抓好实施方案编制、物有所值评价、财政承受能力论证、公平采购、合同管理、绩效付费等关键节点工作,把好关口,切实解决PPP泛化异化问题。四是要加强信息公开力度,细化披露内容,让项目在阳光下运营,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与以往不同的是,围绕PPP的关注此次并非在PPP项目本身上,而是针对PPP发展必须构建的制度环境之上。这显然有助于促进PPP模式规范、有序、可持续发展。而之所以出现了前述所谓PPP泛化异化的问题,正是因为PPP被赋予了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以及缓解政府财政压力的功能。

  根据国家发改委2016年11月印发的《传统基础设施领域实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工作导则》的有关内容,开展PPP项目,实践中可将融资平台公司存量公共服务项目转型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改造和运营。在征得债权人同意的前提下,将政府性债务转换为非政府性债务,减轻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腾出资金用于重点民生项目建设。PPP项目融资责任由项目公司或社会资本方承担,当地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不应为项目公司或社会资本方的融资提供担保。

  诚然,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通过社会资本注入,盘活岌岌可危的地方债务“死水”实属明智之举。但想要获得双赢局面,就必须积极引入社会资本,有效调动、规范管理并科学引导地方资金,改变社会资本可能出现的盲目逐利行为,提高其资金效益。

  实际上,在我国,PPP模式正是在近年才正式大步走入公众视野的。早在2014年,国家即开始布局在重点经济类基础设施领域推广PPP项目;2015年,继续将PPP模式推广触手伸向公共服务领域。在财政部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将立足于加强和改善公共服务,形成有效促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规范健康发展的制度体系,培育统一规范、公开透明、竞争有序、监管有力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市场之余,国家发改委网站也于2015年专门开辟PPP项目库专栏,公开发布PPP推介项目共计1043个,总投资1.97万亿元,项目范围涵盖水利设施、市政设施、交通设施、公共服务、资源环境等多个领域。

  显然,如此大规模、高密度的PPP项目发布,让外界不断聚焦PPP模式。而《传统基础设施领域实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工作导则》将重点放在如何规范PPP项目操作流程之上,对于外界而言,无疑释放出政府有意引导PPP模式切实发挥应有作用,避免出现因传统观点和问题导致PPP模式在实践中出现背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初衷。

  但不可否认,在PPP项目的实践过程中,的确出现了诸如政府利用PPP项目变相融资等异化问题。不过,这也给决策层和管理层提出了监管要求。比如,要对财政承受能力论证;再比如,必须强调信息公开力度,确保有效监督。

  毕竟,现在要根据市场规律引入社会资本,促使其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在制度构建初期,政府的主导作用是必须尊重的。但社会资本在我国一直处于边缘状态,没有规范的发展路径,为防止其出现“一放就乱”的局面,规范制度环境显然十分必要。

  但有必要提醒的是,要想让PPP模式发挥缓解政府财政压力、形成高效经济社会领域产品供给的局面,就必须仰仗并尊重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必须根据市场规律,引入社会资本,促使其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对于PPP模式的应用,必须尽快达到政府和市场的良性互动格局。这一点,无论对于项目建设本身,还是对于政府缓解财政压力而言,都一并适用。

相关的主题文章:

合作伙伴